2007-11-26

金馬影展之蝴蝶

蝴蝶
2008/11/23 19:00@日新威秀
導演:張作驥


我是很喜歡導演的,之前的作品『黑暗之光』、『美麗時光』
那種陰暗、潮濕的畫面,彷彿都可以聞到空氣中雨水的凝結
社會底層的人物,或許從來沒有見過,卻似乎能感受到那樣的掙扎
旋律是憂傷的,恰如電影的顏色←本人特別在意

看到『蝴蝶』
感謝老闆開車載我到中正紀念堂站方便轉車,瘋狂從西門町2號出口飛奔至電影街
先被武昌街昆明街口的黃金羅盤熊熊給嚇到(王老闆的大手筆)
好久不見的西門町,火速衝進已經是威秀系統的日新,一邊上樓還要一邊掏...電影票
身為開幕片所以導演演員都到場,戲院暗摸摸但戴著墨鏡的范植偉出現

南方澳很美,天氣很糟,就像你一大早出門上班絕對不想遇到的天氣
寫實的街景,沒什麼人的小城鎮,髒兮兮的柏油路,不知道哪來這麼多雜物的小巷
男主角曾一哲,這樣邊緣的角色,替弟弟頂罪入獄回故鄉,還要橋事情,煩死人的臉
很憋的心情加上點狠勁,但怎麼就是沒有當年范植偉令我心動動

『導演想說太多事』,其實這是我唯一的心得
太龐大的故事,前面的字卡卻只能『敘述』,單純的『敘述』
爺爺是定居台灣的日本人,爸爸是想當日本人的台灣人,媽媽又是達悟族原住民
多重身份,他恨離開家的父親,所以說『蝴蝶』是『惡魔的靈魂』,一哲自己就是惡魔抑或是沒有靈魂的蝴蝶

還是覺得枝微末節過多,前段出現的跛腳的小女生和拉手風琴坐輪椅的小男孩,沒講清楚的莫名其妙
假日本人爸爸旁邊的保鏢實在讓我快要笑場(超精實的小平頭,面惡心善風,襯衫永遠開很低胸)
不能說話的女孩,卻是從頭到尾的旁白,說出整個討人厭阿雜的故事

前2/3段都讓我下班後的睡意襲來,尤其蘭嶼那一段,騎摩托車來的阿媽說了一段祝福的話
讓我幻想去蘭嶼玩可以一邊喝啤酒一邊算命,好不自在
一直以為片名應該叫『螢火蟲』,抓螢火蟲和阿媽放螢火蟲那段還比較有可看性

到最後30分鐘我才覺得導演活過來了,畢竟打打殺殺的戲是我的菜
總是要有人見血了才能解決這場亂七八糟,叫你不要衝動偏偏要拿刀亂砍
你拿刀亂砍,我就拿槍亂射,彷彿南方澳是個沒有警察,路人都看不見紅色物體的地方

老實說,我是失望的,對於導演,應該還可以有更touch的東西出來
怎麼偏偏好像失了方向,話到嘴邊就像喝到恐鏘全部吐出來一樣亂七八糟

註1. 這是導演繼『美麗時光』暌違5年的作品,一看到片單,我就直接給他選下去了
註2. 開幕片但是傳說中位子沒有賣光光...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